全完结小说网 > 全职艺术家 > 第三十一章 都得死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儿。http://www.qbbqg.com/

绚烂银光和沙海对星芒娱乐的围剿,自然瞒不过业内的眼睛。

至于根源?

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是因为赵盈铬!

之前三大同时竞争赵盈铬,纷纷使出浑身解数,最后赵盈铬选择了星芒,银光和沙海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

这不,反击开始了。

在这个行业里,许多人都有一副狗鼻子。

圈子里稍有风吹草动,他们就能嗅到掩藏其中的火药味儿。

话又说回来。

观赏秦州三大娱乐公司互掐早已经成为许多业内人士的保留项目。

要是三大之间相安无事,大家反而会觉得不正常。

十一月是新锐榜。

十二月是围剿赵盈铬。

老三大用实力证明,他们从不会让吃瓜群众失望。

搞事搞事搞事!

至于银光和沙海联手,其实也不新鲜,三大之间,经常会有类似情况发生。

有时候是银光和沙海联手。

有时候是沙海和星芒联手。

反正老三大中,有谁敢出风头,都会引发另外两家的联手围剿,非要将之拉下马不可。

为此,业内的吃瓜群众议论纷纷:

“这次银光和沙海的联手,完全是打在了星芒的三寸啊。”

“时机确实抓的妙。”

“赵盈铬骑虎难下,根本改不了档期,硬改的话,要拖到明年三月。”

“三月黄花菜都凉了。”

“那是,赵盈铬这个《盛放》冠军的热度根本拖不到三月,所以她只能背水一战。”

“赵盈铬凶多吉少啊。”

“出动两个一线歌手,银光和沙海这一次,也算是给足了赵盈铬牌面。”

“……”

媒体也没闲着。

许多新闻第一时间报道了此事,所有稿子聚焦的热点都是:“一月份,银光和沙海,谁会摘下冠军曲目的桂冠?”

星芒在业内眼中已经成了炮灰。

还真没有多少人看好赵盈铬翻盘,一线歌手加王牌作曲人的影响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而此时。

银光内部。

陈志宇有些小情绪,对经纪人抱怨道:“我打算明年三月发新歌,公司突然把我改成下月去打压一个新人歌手,他们有问过我的意愿吗?”

陈志宇。

他就是银光派出来狙击赵盈铬的那位一线歌手。

经纪人劝道:“胳膊拧不过大腿,这是公司的决定,咱也没办法拒绝啊,不过席女王说了,不会白白让你吃亏,明年会给你在秦州大剧院补一场演唱会的。”

“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不爽。”

陈志宇冷哼道:“赵盈铬毕竟是《盛放》的冠军,我这么打压她,实在是脸上无光,她的粉丝也会记恨我的。”

经纪人讪笑:“她那点粉丝哪能跟你比。”

陈志宇撇了撇嘴:“反正下不为例,另外让公司好好宣传,沙海的冯科也会在一月发歌,我可不想输给他。”

经纪人连忙道:“那是自然。”

从银光和沙海派出一线歌手开始,下个月的冠军曲目之争,已经可以宣布和星芒无关了。

……

在圈内无数人的注视下,一月份终于到来了,这也意味着一月份的冠军曲目之争彻底打响。

月初这天。

沙海和银光的一线同时发歌。

由赵盈铬演唱的《易燃易爆炸》,也是如期而至。

此时。

身处某家酒店的陈志宇第一时间打开了常用的听歌软件,搜索沙海那位竞争对手,郑亮的新歌。

对陈志宇来说,只要击败了沙海的郑亮,一月份的冠军曲目,基本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郑亮的新歌叫《焦糖》。

跟自己的歌一样,在播放器首页就能看到宣传。

戴上耳机,把郑亮的这首歌听完,陈志宇心情忽然变得有些忐忑。

他觉得对方的歌还不错。

在自己和郑亮的人气相差不大的情况下,能够决定这场战斗胜负的因素,其实是听众的口味偏好以及两首歌的宣传卡司。

准备退出播放器。

陈志宇忽然看到首页推荐的《易燃易爆炸》,顿时乐了:“竟然也放在首页了,看来星芒那边还没放弃啊,竟然给这么显眼的推荐资源。”

趁着耳机还没摘下。

他顺手点开了《易燃易爆炸》。

歌曲前奏,是一阵提琴的合奏,瞬间营造出一种空旷而孤寂的氛围,紧接着便是一阵变调演唱,带着些许慵懒和无奈:

“盼我疯魔还盼我孑孓不独活

想我冷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

要我阳光还要我风情不摇晃

戏我哭笑无主还戏我心如枯木

……”

陈志宇的心情,莫名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之前还算轻松的表情渐渐消失。

怎么感觉哪里不对?

此时耳机里的歌声还在继续,仍然是仿佛自远方传来的变调,随着乐器的共鸣逐渐放大:

“赐我梦境还赐我很快就清醒

与我沉睡还与我蹉跎无慈悲

爱我纯粹还爱我chiluo不靡颓

看我自弹自唱还看我痛心断肠

……”

不对劲的感觉愈发强烈了。

陈志宇怔怔看着听着歌,身体一点点紧绷起来,这时候耳机里的变调忽然消失,一道清晰而沙哑的嗓音瞬间直达人心:

“愿我如烟还愿我曼丽又懒倦

看我痴狂还看我风趣又端庄

要我美艳还要我杀人不眨眼

祝我从此幸福还祝我枯萎不渡

为我撩人还为我双眸失神

图我情真还图我眼波xiaohun

与我私奔还与我做不二臣

夸我含苞待放还夸我欲盖弥彰

……”

陈志宇像是被吓到了一样,猛的打了个机灵,拳头一下子握紧了,然后试着松开,再到重新握紧。

如坐针毡。

词曲唱编,浑然天成,提琴乱舞,钢琴独奏,忧伤华丽,整首歌的画风,惊艳到炸裂!

“完了。”

似乎经历了长长的窒息一般,陈志宇的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个想法,忍不住深深吸气。

歌曲最后十几秒。

那沙哑的声音似乎已经释然:“请我迷人还请我艳情透渗,似我盛放还似我缺氧乖张,由我美丽还由我贪恋着迷,怨我百岁无忧还怨我徒有泪流。”

歌曲结束了。

陈志宇呆坐电脑前。

这时候经纪人刚好进门,看到陈志宇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些奇怪道:“你怎么了?”

“……”

陈志宇置若未闻,发出一阵木然的笑声,看向沙海的那首歌,冥冥之中,像是与谁产生了奇异的情绪共鸣,忽然一脸狰狞道:

“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