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心冉心中好奇,疑惑着。http://www.44xiaoshuo.com/

她眨着眼睛,笑意盈盈的看着项络枭,“哥哥就不能告诉我吗?”

她都没想到项络枭也搞起神秘来了。

而且她是真的奇怪,项络枭怎么知道她想去什么地方的。

乔心冉眨着眼睛,眼神中带着期待。

就这样看着项络枭。

乔心冉眼中带着的光芒,光彩照人,清丽动人。

项络枭含笑看着乔心冉,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的眼中带着宠溺的光芒。

“想知道?”

乔心冉嘟嘴,“哥哥每次都会这样吊人胃口,就是不说。”

每次她想知道什么的时候,项络枭都会问她想知道吗?

然后却不说,就是吊足胃口。

项络枭看着乔心冉可爱的神色,忍不住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一会就知道了。”

项络枭还是想着带着她到地方,给她一个惊喜。

“好吧!”

“乖!”项络枭伸手揉了揉乔心冉的头发。

他眼中的光芒都是带着宠溺的。

乔心冉坐在车上的时候,一路上心中都是好奇的。

一直到车来到游乐城大门前,乔心冉才呆住了。

“游……游乐城吗?”

华城的游乐城,那是整个帝国最大的游乐城,各种游乐设置齐全,里面全是梦幻的童话世界场景。

就连大门还有周围的建筑都带有动画色彩。

乔心冉在车上看着游乐城的大门,还有些呆呆的。

但是仔细看,她眼中的光芒都泛起流光溢彩了。

是一种惊喜的光芒。

“哥哥,是带我来游乐城玩吗?”

看着乔心冉眼中的光芒,项络枭便知道带她来对了。

就知道她是喜欢来游乐城的。

“嗯,带你来游乐城玩,喜欢吗?”

问着乔心冉的时候,项络枭的声音都是温柔的。

乔心冉脸上都带着笑意,“嗯,喜欢。”

“我一直都想来游乐城玩的,但是一直没有。”

是的,这是乔心冉少女时的想法,她一直想来游乐城玩。

可是一直都没有来玩过。

没想到项络枭说带她出来玩,是来游乐城。

她心中都是雀跃的,还很激动。

眉眼都是带着飞扬的神色。

项络枭看着乔心冉的笑容,眼中也是带着笑意的,“嗯,这次带你出来好好玩。”

乔心冉笑意都是掩饰不住的,她看着项络枭的时候,眼中都有光。

乔心冉看着项络枭,都不知道说什么表达内心的激动和感激。

她都没想到,他这么细心的。

“哥哥真的太好了!”

乔心冉都感觉她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少女心都爆棚的。

其实都重生了,都这个年纪了,本来都应该是稳重的性格,对游乐场这种有了设施,应该不怎么热衷的。

但是没人知道,乔心冉内心是有执念的。

她作为陆心冉小的时候,那时候宋莹身体还好,她在电视上看到游乐场的画面,就说想去玩。

宋莹很宠她,说带她出去玩。

那时候,她真的很期待的,期待去游乐场玩。

但是后来还是没去,因为后来陆氏家族发生了事情,丁思思出现了。

宋莹的身体精神也紧跟着出了问题。

再后来,她就是看着丁思思带着陆柔枝去游乐场玩。

是的,她们是不会带着她去玩的。

游玩回来后,陆柔枝还会兴奋的跟她说游乐场如何如何好玩。

还会给她看拍的照片。

她那时候表面上没什么表情,其实内心是羡慕陆柔枝的。

她也想去游乐场玩的,但是她不能说。

再后来,大哥陆轻蓝说要带人去游乐场玩。

她当时还很傻,问陆轻蓝,“大哥能带我一起去玩吗?”

那时候她很天真,她以那是她的哥哥,也会带她玩的。

但是陆轻蓝很冷的对她道:“你不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是陆柔枝,我只会带着她。”

那时候她还小,还是玻璃心,当时听到陆轻蓝的话,她偷偷躲起来哭。

她不明白,同样是陆轻蓝的妹妹,为什么陆轻蓝对陆柔枝和对她完全不一样。

一直到后来,她不小心听到丁思思和陆柔枝的对话,才知道,原来陆轻蓝母亲死跟她母亲有关。

从那之后,她对陆轻蓝这个大哥没什么期待。

但是在一个别墅里生活,她总能看到陆轻蓝对陆柔枝这个妹妹好。

听着陆柔枝叫着,“大哥,大哥。”

她却不能叫,也不敢叫。

陆轻蓝也会带陆柔枝出去玩的。

但是却没有她。

所以从小到大,她其实一直想去游乐场的,但是却没有去过。

没想到这一次项络枭带她来了。

乔心冉想到过往,眼眶都红了。

项络枭听着乔心冉这句话,轻声道:“就这样一句话?”

乔心冉想了下,“哥哥是想要感谢吗?”

项络枭目光都深邃了起来,“嗯,好好想想如何感谢!”

“哥哥想要怎样的感谢?”乔心冉是从内心深处感激乔心冉的。

“你说呢?”

乔心冉眨了眨眼睛,还真想不到项络枭需要什么。

“以前还欠着哥哥的。”

“那这一次也一起欠着吧!”

乔心冉仔细看着项络枭的神色,发现看不懂项络枭的情绪。

“感觉欠的有点多。”

乔心冉从心里承认,项络枭是真的对她好。

项络枭别有深意的道:“记着,以后一次性还就行了。”

“好吧!”

他不知道项络枭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她总觉得他应该什么都不需要的。

乔心冉都想不通。

不过乔心冉内心还是有疑惑的,“哥哥如何知道我想来游乐城?”

“哥哥之前不说,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对不对?”

项络枭道:“嗯,聪明!”

乔心冉眉眼弯弯的笑了起来。

“那哥哥告诉我,你如何知道我想来游乐场?”

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的。

总感觉他好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知道她想什么的。

项络枭轻叹一声,“你说过!”

乔心冉睁大眼睛,“我说过吗?”

她真的不记得跟项络枭说过。

她什么时候说过?

乔心冉仔细想着,也不记得自己说过。

项络枭将车停好,然后转头看向迷茫的乔心冉,低声道:“你可能忘记了!”

zw81200303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