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完结小说网 > 我真不想被夺舍 > 第四十三章:秦缺破案
后山禁制在一个月后自动解开。http://www.chongshengxiaoshuo.com/

秦缺与姬仙音二人也将分别,一个准备回到后峰,另一个则准备回到长安峰。

因为穿越者徐行的出现,秦缺修炼时间大幅度减少。以至于在禁制破开前一天,才从灵游境,突破到了御灵境。

这件事再次刷新了姬仙音对秦缺的认知,她从来没有见过破境速度如此快的人。

这种速度……甚至有些梦幻。

即便年轻一辈里,最厉害的宴平生,破灵游境也用了三个月。

姬仙音很期待,秦缺能够走到哪一步,会否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藏海境高手?

杜付虽然收了秦缺做亲传,但只怕他自己也不知道秦缺的破境速度如此快。

禁制里的日子,对于秦缺来说倒是很一般。但对姬仙音而言,也算平静了数十年的心境里,荡起了好看的涟漪。

分别当日。

姬仙音站在禁制外,远处的仙鹤极为呱噪,她看着秦缺:

“这是你昏睡期间我写下来的医术心得。其间有关于圣回术后三层的功法精要。对于大多数医者来说,里头的东西也不大好懂,你若有不懂,欢迎来长安峰问我。”

秦缺乐得接受姬仙音的馈赠,他的笑容一如既往天真无邪。

“那就谢谢老师了。我一定经常来。”

但凡写在了纸上,秦缺就不担心自己学不会,不过姬仙音得经常去看看,因为好看。

秦缺告别姬仙音后,乘云舟回到了后峰。

接下来的日子,他开始按唐丸子给的消音器设计图,制作消音器,同时也等着姜腊肉姜辣椒周流三人回来。

与这三人相识的时间虽然很短,可前身秦缺只有小夜一个朋友。

所以秦缺也很喜欢这三人,呆呆傻傻可爱的姜辣椒,聪明洒脱的周流,以及坦诚相见曾经在温泉中门对狙的姜腊肉。

得益于荆缺的影响,秦缺不再是以前那样的闷葫芦。

他很喜欢不周书院的生活,想闲适的时候就闲适,想热闹的时候就热闹。

只是让秦缺很在意的是,杜付一直没有回复他讯息。

……

……

数日后,院生们陆陆续续开始返回。

原以为无波无折的一次狩猎活动,却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圣人杜付,一人杀入魔国,将三十六魔将全部斩杀,魔国境内高手死伤惨重。

这一消息振奋人心,许多正道修行者呼吁集结道门佛宗不周学院,以及江越九晋之地的修行机构,联手铲除魔国。

但杜付却并没有同意。

而随着杜付的反对,道教和佛宗也都纷纷表态:时机未到。

能和三十六魔将交手还活下来的人,一个也没有。

并非圣人们不强大,而是魔国很久以前的国主,曾经强大到连前朝圣人们都镇压不住。

大多修行者都认为是封天之前,最强的境界便是不息境。

但那位魔国的国主,据说曾经去过极西以西的某个地方,归来之后,境界……快要突破不息境,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只是很可惜……那位国主最终离奇死亡。

而三十六魔将的阵法,便是由那位国主带来。

杜付心知,自己所斩杀的,不是三十六魔将。魔国如今的确空虚,否则魏空何须来不周学院夺人?

但杜付更加在意的是……最强的那批魔将,被谁杀了?

如果不是三十六魔将不齐整,魔国又岂是那么好闯?

宴平乐去了荒源深处,唐忘年才刚刚从北方归来。所以还有谁能击杀魔将?

魏空最后之所以不留自己一战,恐怕也是希望留存体力,去做其他事情。

杜付忽然想到,也许魔国……正在经历某个劫数?

这本该是高兴的事情,但杜付高兴不起来。

他的预感很强烈,敌人的敌人,有时候并非朋友。

……

……

不周山,后峰。

第七院里的三个房客,终于又聚在了一起。

姜辣椒一回到第七院,见到秦缺就扑了过去,小姑娘直接哇哇大哭:

“秦缺,周流不见了,呜呜呜……我好想她啊……”

姜辣椒的眼泪鼻涕把秦缺衣服都弄湿了。

此前有院生和院师先一步回到学院,秦缺已经得知了这些消息。

包括圣人一怒杀入魔国,这件事让秦缺对杜付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至于周流事件,姜辣椒姜腊肉兄妹和周流走的最近,秦缺想知道细节,还得询问他们。

姜辣椒连着难过了好几天,头一天哭的很凶,后来被姜腊肉劝住了。

但见到了秦缺,又哭的厉害起来。

好在秦缺还是很有一套的,那消音器让小辣椒的注意力暂时转移了。

随着姜腊肉回到了后峰,食材丰富起来,一桌好菜之后,姜辣椒就决定先不认识周流了。

吃饭不难过,难过就吃饭。姜辣椒的人生哲学简单又粗暴。

秦缺则从姜腊肉那里,开始慢慢了解细节。

“魔帝竟然出现了?”

魔帝魏空秦缺还是有些印象的。

当年桑拜大闹佛宗,秦缺和桑拜交手,就能感觉到魔将招式的凶狠。

“是的,当时圣人和大多院师都前往了福津城,而留下的院师,也被魔女吸引了注意力。”

“那就是有备而来。”

“是的,我们和周流平日里都一起行动,但她破境后,猎杀源兽的事情就交给了她。”

周流到了藏海境?

秦缺哑然,自己有解灵归源,不能按照常理推论。

周流,宴平生,恐怕都有圣人之资。

而且周流……极有可能是本朝第一个女圣人。

“魏空直接就找了周流?”

“不,还有一个人,谢停云。谢停云据说是要传信给圣人,但被魏空一眼重伤。”

“谢停云?你前边有说,谢停云和你们竞争极为激烈,都在争夺狩猎第一名?”

“对,他确实厉害,一个人一把剑,硬是斩杀了数十头源兽。”

“如果我没记错,谢停云好像也到了藏海境。”

秦缺是看不上谢停云那点实力的。论狩猎源兽,他可是当年荒源深处最靓的仔。

但谢停云和周流恰好在一起,他总觉得不对劲。

“谢停云的确到了藏海境,真厉害啊,这天赋比辣椒还好。”

“那可未必,他是江越谢家的人,打小就开始修行,灵丹妙药也吃了不老少。你和辣椒修炼的比他晚,资源也比他少。”

“不过说起来很奇怪,周流和谢停云很不对付的,我跟你说,在我们追平他的时候,院生集结的那晚,谢停云的脸色可阴沉了。”姜腊肉说道。

这看似无用的信息,却让秦缺忽然想到了什么。

周流资质极好,江越之地的谢家派谢停云来不周学院求学,恐怕有着很明显的政治表态。

那么争取到圣人亲传的位置,就显得极为重要。

魔帝为何会劫走周流而非谢停云呢?谢停云同样也很优秀的。

秦缺站起了身,周流被魏空劫走这个事情,他直觉不简单。

“你要去哪里?”姜腊肉问道。

“了解事情真相。”

秦缺内心只是有了一个怀疑,但周流对他来说是朋友,哪怕只是一个猜测,他也要去证实一番,他带上了纸笔,走出了第七院,直接往谢停云一行人平日里最爱的云坪走去。

这个懒得出奇的嗜睡狂魔出门,竟然还引发了一番小sao动。

原本很多人都觉得秦缺不务正业,但自打秦缺有了徐夫子的炼魂刀,又破格成了圣人亲传后,大家看秦缺的目光就变了。

也终于开始思考,秦缺睡觉,是否只是看起来像睡觉?实际上是一种修炼?

云坪的路不远,不过秦缺一路走来,竟然遇到了三个女院生打招呼。

每一个女院生,其实都算容颜姣好,只是看了一个月的姬仙音,再看这些院生,就觉得是大猪蹄子。

他想起了宴平乐曾经写过的一篇文章。

世人皆以为,修行者清心寡欲,不理人情世故,甚至有人认为,圣人就该高冷,就该万事不悲不喜。

但修行者其实也一样,只要还是人,就有**,只要有**,江湖上的那些事儿,修行界一样有。

这不,自打自己成为了圣人亲传,走在路上的待遇都变了。

来到云坪后,其他男院生们看自己的目光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有的人摇头,有的人点头,有的人露出微笑。有的人则是望向了腰间那把一出鞘,就杀意与到刀气四溢的武器。

秦缺懒得搭理,径直走向了谢停云。

谢停云见到秦缺,天然就带着几分不喜。这份不喜落在秦缺眼里,更印证了秦缺的猜测。

见秦缺靠近,手里还拿着纸和笔,谢停云皱眉,不解的看着他。

秦缺笑了笑:

“谢同学,有件事我得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事?”

这对话展开有些让谢停云意外。

秦缺说道:

“圣师收了我为亲传,而之前他通过光阴简传信我,说下一个亲传弟子便是你。让我与你好好交流,亲近。”

“当……当真?”

谢停云很难不激动,谢家若得到了圣人青睐,江越也就等于真正抱上了大商的大腿。

而且自己的前途,也将不可限量。

他忽然看秦缺都没有那么厌恶了。

秦缺笑着继续编道:

“当然,谢同学年长我一岁,以后可得多多关照小弟。”

谢停云脸色大好,没有了周流,果然圣人态度都倾斜了。

如今自己乃是宴平生之下,资质最好的,也难怪圣人会栽培自己。

秦缺已经到了御灵境这件事,还没人知晓。

谢停云眼里,秦缺就是个资质普通,靠着炼器之类的旁门左道,成为了圣人亲传。

他虽然打心底看不上,但秦缺没有了威胁,谢停云看秦缺就很和蔼了。

这个世界有的人就是这样,他们对弱者看起来极为友好,而当弱者有可能超越他们的时候,就瞬间面目狰狞。

“不过圣师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那日你与周流,面对魏空这件事,圣师担忧会留下心魔,对以后的修行不利。”

这个说法是靠谱的,弱小时若面对过于强大的修行者,的确可能会留下阴影。

就像……唐忘年不敢面对女人。

“我们将来是要伐魔的,圣师不希你有这方面的畏惧,所以希望你把当时的经过,细致的写下来,也算是一种考核。”

杜付此时正在长安峰,姬仙音正在负责替他调理伤势。

谢停云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叨扰杜付,尤其是秦缺说的,也有那么点道理。

他没有迟疑,说道:

“圣师多虑了,我虽然被魏空重伤,但还不至于在我心里种下心魔。不过既然是圣师吩咐,我照做就是。”

谢停云很果断,当即开始挥笔落字。

秦缺就站在一旁,谢停云写一个字,他看一个字。

周围的院生便跟着围了过来。

他们都佩服谢停云,跟魔帝打过照面,却还能活下来。

有这份经历,想来谢停云以后面对强敌,也不会恐惧。

秦缺看着这些字,眼里就慢慢浮现了谢停云和魔帝相遇时,最真实的情况。

他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笑起来也依旧是让人觉得人畜无害,心生亲近。

只是内心深处,秦缺已经动了杀意。

“原来真相是这样的。啧啧,还留了我的名字,可惜啊,这操作没学到精髓。”

不多时,谢停云写完了当时的事情,秦缺夸赞道:

“正所谓字如其人,谢同学这番字,苍劲有力,一笔一划都如同利剑直刺,将来必然是剑道高手。”

谢停云内心越发高兴,面上淡淡一笑:

“秦兄弟谬赞了。”

啧啧,都兄弟了?那是兄弟就来砍你。

秦缺说道:

“我还是只是个灵见境的后进,我听闻谢兄已经到了藏海境?”

“是的。”谢停云骄傲的答到。

秦缺鼓掌道:

“厉害厉害,太佩服了,正所谓刀剑同源,不知道谢兄能否赏脸,三天之后,在这云坪上指点小弟一番?”

谢停云脸色一变,这是挑战自己么?灵见境挑战藏海境?这什么操作?

虽然说今日秦缺一番折腾,谢停云对他改观不少,但若有机会能够正面证明,自己比秦缺更强,他自然乐于尝试。

他笑容更深,说道:

“同门之间,确实是该多切磋琢磨,如此方能进步。”

“谢兄答应了?太好了。那三日后正午,就在此地,不见不散?”

“没问题,秦兄弟若到时候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在切磋之后,一并问我。”

“好说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