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完结小说网 > 权宦天下 > 第177章 谣言可畏
魏无忌简直都要哭出来了,这都叫个什么事儿嘛,他也是一时间太过于心急了,所以才给闹出了这样的事情的嘛。http://www.xiaoshuoqi.com/

这还不都怪慕迁那个人的嘛,若是他老老实实的,不对傅月初动手的话,又怎么可能会惹出这样一大堆的麻烦的?

可这样的话,魏无忌还真无法说得出口,这该推卸的责任,他自然是眼睛度不会眨一下就给推了,可这不该推的,他即便是再怎么样,也是无法推辞了的。

现如今能让他无法推辞的,第一自然是自家老娘了,第二嘛,当然就是陪了他十年时间的好兄弟了,至于其他人,想要让他魏无忌放在心上,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母亲放心好了,日后儿子行事,必然会考虑周全的,不会再发生今日这样的事情了。”

听魏无忌这么说,沈淑妃才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让魏无忌起身,来到自己的面前。

“唉,忌儿,你要知道,母亲年事已高,往后的日子,能够陪着你,一心一意对你的人,月初绝对会是最为可靠的一个人,而他的能力,母亲不说,你也清楚的,你能走到今日,有他很大的一部分功劳的,你是从母亲肚子里掉出来的肉,母亲如何能不清楚你的性子呢?”

沈淑妃这语重心长的话,听得魏无忌心中不禁有些酸涩了起来,不过他也清楚,自家母亲的心中最为疼爱的,自然还是他这个儿子了,至于母亲的疼爱,他不介意给傅月初分享一些。

毕竟傅月初自小就失去了母亲,之后又发生了那么惨绝人寰的事情,傅月初的心中被踢有多痛苦了,作为兄弟,除了自己的女人不能分享,其他的倒是可是分享一些出去的。

“母亲,儿子知道的,月初看上去的确是无欲无求的,可其实他的心中还是很苦的,他这些年一直都放不下那些事情,所以儿子打算登基之后,就让他衣锦还乡,然后将心病给去了。”

“那些都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母亲就管不到了,只是……你登基之后,月初必然是大功臣了,你肯定会给他高官厚禄的,母亲只想说,你也该关心一下他的私生活了,他的年岁也不小了,你这个做兄弟的,也该给他张罗张罗,让他早日成亲了。”

魏无忌整个人都成了一根木雕了,自家母亲这话说的,怎么就跟他考虑的那么像了呢?要知道,他为了这个,那可是费尽了心机的好吧。

看了看沈淑妃的脸色,魏无忌终究还是将当初他算计傅月初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听得沈淑妃好一阵叹息。

“可惜了,月初这孩子啊,真的是太不懂女人家的心思了,看来回头本宫得去找竹菊那两个丫头好好的谈谈了。”

对于这些事情,魏无忌心里面那是一百个赞同的,他自己的事情嘛,根本就用不着担心,等到自家老子的孝期结束了,便可以迎娶齐君的女儿了,除此之外,那朝中的文武大臣们自然会不遗余力的替他张罗这些的,哪里像傅月初这样,还需要他这个兄弟来张罗的?

“罢了,你不是要去找龙战老将军的?那就快点过去吧,有些事情,答应了的就是答应了,月初为了你费心费力的,你也该投桃报李了。”

魏无忌拍着胸脯出来之后,俊脸上面满满的全部都是笑意。

“老臣见过公子,不知公子今日过来老臣这里,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龙战笑的那叫一个真诚啊,看得魏无忌心中一个劲的暗骂“老狐狸”,可脸上却没有给表露出来。

“这……本公子的确是有些事情需要同老将军商议,可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一听魏无忌这话,龙战也就猜到了魏无忌想要说什么事情了,原本他以为这样的事情,魏无忌既然都已经决定了,那就不会再来跟他说这一声了,却没有想到……

身为一个好臣子,自然是要了解君王所忧虑的是什么,自然也要为君王排忧解难了不是?得亏了方才慕迁过来跟他说明了情况,要不然的话,他还真的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了呢。

“公子所说的,可是慕迁的事情?这件事情,老臣的确是已经知道了,慕迁那孩子今日所为,的确是有些过分了,老臣已经说过他了,而且老臣也已经跟他吩咐过了,日后就让他跟随在月公子的身边,好生保护月公子的安危就是了。”

见龙战这么说,魏无忌才算是安心了一点,要不然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说实话,他自己也清楚,如今傅月初的身份那也只是他身边的一个宦官罢了,朝中的这些人谁不知道,傅月初的身体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的。

傅月初并没有什么官爵,却还让慕迁那样的一个出身名门的将军追随左右,这要是传出去了,那成了什么了?可问题是,傅月初的身边也的确是需要有个人来保护他的才是嘛。

他不是要报仇的嘛,这身边自然是要有人在了,若是都没有什么人陪着他,那岂不是就要坏事儿了?

其实这些吧,魏无忌也是刚才被沈淑妃给罚跪的时候才想到的,可那会儿想到了,那也已经是晚了。毕竟他都已经做出了决定了,那也只能这样将错就错了。

这会儿魏无忌已经开始后悔了,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也只能这样了,若是朝令夕改的话,那不是将他自己的威信给削弱了?

“其实吧,本公子也并不是想要那样行事的,可今日慕迁将军竟然对月初动手,本公子才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也是为了惩戒于他,免得他日后犯下什么大错,都没有什么可以挽回的余地了。”

龙战既然都已经从慕迁哪里得知了事情的始末缘由,又怎会不明白魏无忌这不过是在找个借口的呢?不过嘛,既然魏无忌都这么说了,他自然是要给魏无忌一个楼梯了,不然岂不是要让魏无忌尴尬了?

“公子所言甚至,老臣也已经发现了慕迁此人的缺点了,可奈何军务繁忙,并没有那么多功夫来调教此人,恰巧月公子有功夫,以月公子之大才,若是想要调教慕迁,那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

龙战能有这样的觉悟,对于魏无忌而言,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只不过这会儿,有些话他也该提前说清楚了,免得日后再给闹出了什么麻烦了不是?

“老将军容禀,月初胸有大才不假,可他的脾气也不是太好的,若是回头慕迁将军回来找你诉苦了,老将军可要好好的教导此人一番,不然的话,那本公子可就要出手了。”

魏无忌这话一出,龙战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傅月初的脾气不好?这不是显而易见的?若是脾气好的话,那日傅月初也不可能会见面都还没有说几句话呢,就直接拔剑对着他了。

其实吧,那日的事情也的确是怪他自己,怪不到傅月初的头上,若不是他自己轻敌了的话,也不可能会搞出那样的乌龙事件了不是?

“唉,公子啊,你说的这些,老夫都知道了,不过还请公子能够去跟月公子说一下,让他对慕迁动手的时候,稍微克制一点,打骂一顿什么的,自然是无妨的,可千万别将人给杀了,毕竟慕迁也算是一个将才了,死了的话,对我魏国而言,那也不是什么好事儿的不是?”

龙战这话说的,让魏无忌突然大笑了起来,这倒是让龙战不禁有些纳闷不解了起来。

“敢问公子何故发笑?莫非是老臣方才所说有什么不对的吗?”

龙战这样的问题,魏无忌沉思良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他可不想让人误会了傅月初。

“龙老将军方才所担心的那些,都是多余的,其实不瞒将军,今日我本来是打算将此人给杀了,竟然敢行刺月初,这是我无法容忍的事情,当日在齐国的时候,月初就为了保护我,而险些被人给戕害了,所幸姜弼来的快,不然的话,怕是我们二人早就已经全部都身埋黄土了。”

龙战是真的没有想到,魏无忌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太让人意外了,不过更让他意外的还在后面呢。

“今日月初替慕迁求情,他说了,慕迁这人是一个将才,若是杀了他,对我魏国很不利,故而我才让他留在月初的身边,好让他跟月初学习一些,月初所知道的东西,放眼天下也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的。”

龙战没想到傅月初竟然还有这样的见识,更没有想到,魏无忌竟然会给傅月初这么高的评价,这简直太恐怖了一点。

“公子,您可要考虑清楚了,傅月初纵然再如何聪慧,可他说到底,那也只是一个宦官啊,公子就不怕世人会说,公子令宦官当道,令我魏国民不聊生的吗?谣言可畏啊,还请公子三思而行。”

zw81200303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