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完结小说网 > 史上最惨太子的封神之路 > 【105】贪生怕死,我喜欢
昭月非常不开心。

那个狗太子,平日里像狗皮膏药一样,走到哪里都有他,往常根本不把她的话当回事,怎么今天就这么听话,说不让他跟上来,他还真就没跟上来。

不爽,难受,憋屈,想拆昆仑宫。

她一个人盘腿坐在纯阳宫的房顶上,看着面前川流不息的昆仑宫弟子,那玉笛子像是敲木鱼一样,一下又一下的打着面前的琉璃瓦。

烦。

她自己也不知道在烦什么,就是烦。

看哪里都不顺眼,这奢华贵气的昆仑宫,此时此刻尽是冰冷的感觉。

深深吸了一口气,抬眼望着若水峰的方向。

那纯元上神,要救她性命其实非常简单,用不上什么费劲的术法,一碗她心头血,沿着那匕首扎下去的位置,缓缓倒进去,边倒边拔刃,匕首出,则伤口愈。

她没告诉扶辰,是不想他担心,不想他有心里压力。

虽然是活了快三十多万岁的人,但是一碗心头血下去,她还是有点没底,再加上还是在昆仑宫大龙脉里头。

世间天命难为,阴阳难逆,谁知道会出点什么意外。

可也不知是为什么,她就那么不想看到他失望的神情,那么不想看到他,落寞、孤独的神色。

虽然这个人臭屁的厉害,傲娇、不可一世、还天天盘算着要杀她。

坐在纯阳宫的屋顶上,她有些落寞的干笑了一声。

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这么在意这小屁孩子了呢,莫不是自己真的贪恋美色,看上那真境时空中的那副皮囊了吧!

细细想来,那高挑的身躯,绝世的容颜,还有那周身发散出的气息,就算是看遍世间美男的昭月也隐隐控制不住。

天族太子,那打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高贵气质,配上九尾狐一族的绝代容颜,属实帅的犯规了!

“哎……”许久,她微微叹了口气,“自从遇到这小子,还真就没好事。”

太阳高悬,却丝毫感受不到暖意,深冬的昆仑宫,微风习习,像是春日一般带着一股懒羊羊的气息。

正午刚过,姬芮就被一阵细碎的声响吵醒,有些迷糊的翻身揉了揉眼睛。

那双大眼睁开的瞬间,吓得她花容失色。

就见眼前一把长剑,直勾勾的对着自己的眉心,那剑后是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男人,双腿跨在床上,冷冷看着她。

她有些害怕,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枕边。

空了?

自己睡前放在枕边的剑,不见了!

她有些尴尬的冲着面前的男人笑了笑,抿了抿嘴:“好巧。”

向玉林看着她手旁的小动作,挑着眉冷哼了一声:“别想着月尊会来救你,她们两个都在鸿钧老祖那,忙得很。”

听他这么说,姬芮一下子泄了气。

自己修为不行,剑术不行,山河琴语也学的是个半吊子,现在这个情况,若是无人来救,应该就交代在这了。

她叹了口气,眼镜一闭,头一仰,露出自己纤长的脖颈:“来吧,我准备好了。”

向玉林眼睛一眯,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可那长剑丝毫没有要放过她的样子,之后猛然一挥,姬芮的心都快要悬到嗓子眼了。

可是半天都没动静,她悄悄咪咪的半睁开一只眼,瞅见那男人此刻竟然坐在她床边,自顾自的开始脱衣服。

士可杀不可辱啊!

她一个翻身,扯着被子往里缩了过去,一手拿起床上的枕头,指着面前的男人:“你要杀就杀!不可无礼!”

向玉林睨了她一眼,咯咯笑两声。

“你你你,你再脱我可要揍你了!”姬芮一手指着他的背影,一手将那枕头举的老高。

“揍我?用你那棉花枕头?”他笑意更深,将腰间的长剑直接放在了她的床上。

姬芮有些气恼,看了四周好几圈,心里盘算了很多遍,若是这男人真的要对她做些什么,虽然斗法不一定打得赢,但还是找个机会用这被子捂死他!

心里像是小剧场一样来来回回想了很多个版本,紧张的手指头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面前的男人,丝毫不理会她的惊恐,将那最后一件上衣,缓缓脱了下来。

衣领从他脖颈滑落的一瞬间,姬芮脑海里上演的那些反杀大戏戛然而止,她震惊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后背上足足一面铜镜大小的血窟窿,溢出丝丝黑色的雾。

姬芮大张着嘴,这般强大的诅咒,她活了几万年还是第一次见到。

向玉林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除了这咒,我放你走。”

那有些沙哑的声音,从姬芮的面前飞进她的耳朵,让她浑身一哆嗦:“你这……我不一定能行啊……”

“世人皆知月海浣花阁乃诡术神医,能解妖族诅咒。”他冷笑了声,“还是说,你现在就想死?”

姬芮有些发懵,抬着手没好气的指着他背后的血窟窿:“不是我说啊,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又是心蛊又是这灭神咒的。”

“哦?”他微微一笑,“认得出灭神咒,很好,你来解。”

姬芮抱着被子往角落里又缩了一下,一脸将死的模样,别着脑袋哼了一声:“你还是直接杀了我吧,灭神咒这种东西,我解不了。”

话音刚落,那长剑一道寒光,之后发散出深紫色的气息,将这屋里照出了一片紫光。

姬芮大惊,她原本就估计打不过,现在看来,自己判断的非常正确,面前这个人不是有点东西啊,是很有东西啊!

眼瞅那剑就要刺过来,她双手抱头,喊到:“我解!我解还不行么!”

霎时,剑气消散,刺啦一声又一次收回了剑鞘。

向玉林眼眸里睨着那抱着头缩成一团的少女,嘴角一扬:“贪生怕死,不错。”

那目光自双臂之间,带着温润的水气,投到向玉林的眼中,他心一沉,转身从一旁抓过她的衣衫,扔在她头顶。

“你叫什么名字。”

“姬芮。”

“月族不是应该都姓夜么?”

“只有大弟子才姓夜。”她边说,边带着微微的抽泣,抹着眼泪,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穿起来。

“你不问我叫什么?”

姬芮歪了歪嘴,吸了一把鼻子:“我要是问了,你肯定要杀我。”

向玉林看着面前娇小的身影,坐在梳妆台前,拿起她平日里盘发的发钗,左右捻了几下:“算你聪明。”

偏屋后,院墙外,隐了气息的扶辰,手中云钰剑上微微的光芒,伴着里面你一句我一句的声音,渐渐黯淡了下来。

昭月说的没错,他若是要解那咒伤,兴许姬芮真就是安全的。

让他白白浪费了一只手链,本来那是做给昭月的,能让他就算天海之外,只要是她有危险的时候,他便能够迅速赶到的重要的东西。

云钰剑直直插进脚边的泥土里,他所幸盘腿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壁,听着里面一茬又一茬的对话,直到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他的眼眸里那思雁的身影,由远及近。

模样很是诡异。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