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完结小说网 > 我的修炼游戏 > 第四百三十章 愤怒原罪
暴走怔怔望着远处的场景。

她虽然身受重伤无法参战,但并没有走远,而是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藏起来,继续观望远处的战斗。

乌鸦以准圣人级的实力去挑战罪裔,这在她看来是十分鲁莽的行为,毕竟哪一次强制副本的罪裔不是靠诸多顶尖玩家联手消灭的?

圣人级和准圣人级只相差一个小等阶,代表的却是巨大的实力鸿沟,想要跨越难如登天,否则玩家圈子里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出现一个圣人级。

然而这场在她看来希望渺茫的战斗,最后却以乌鸦的胜利告终,眼看着罪裔的无头尸身如山峦倾倒般轰然落地,她胸腔内顿时充斥满了难以言喻的震惊。

“竟然独自杀死了一头罪裔......”

这等战果要是传扬出去,恐怕整个玩家圈子都会轰动。

暴走心中顿时五味杂陈,目光复杂地望着乌鸦的背影,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一场激烈的大战过后,裁决之神教会的总部已变成了废墟,残存的教会成员不是外逃,就是被掩埋在了无数碎砾残石底下,活生生被压成肉酱,可以说裁决之神教会的主力已死得七七八八,再也不成气候。

不过林泽本来也没把教会当成敌人,对他们的下场毫不在意,仔细打量了罪裔一会,确定它已经死亡后,才来到白龙的尸身旁边。

一战下来,最后虽然赢得了胜利,成功干掉罪裔,但他和琳都已精疲力竭,白龙更是直接阵亡,毫无疑问损失惨重。

随着林泽走到近前,白龙的尸体缓缓亮起乳白色的光芒,下一秒陡然破碎作漫天光粒,聚涌着来到林泽的身前,迅速凝聚为一张卡牌,缓缓落下。

林泽伸手接住卡牌,上面是白龙的形象,只是颜色已经变成了黑白,代表着召唤生物已死亡,需要耗费积分才能重新复活。

将卡牌收起,林泽转身来到琳身边,将女孩搀扶起来。

琳本来受伤还不重,不过施展最后一击时爆种进入枭灵状态,又强制退出将力量凝聚到长矛上,因而受到反噬,所以这会状态连普通人都不如。

“你先回卡牌空间休息吧。”

“可是主人,原罪那边......”

“先放着。”林泽摇摇头打断女孩的话,“我们现在这种状态,再遇到战斗的话就麻烦了,等恢复好伤势我们再去对付原罪。”

事实上按照之前洛洛的说法,沉眠中的原罪是没什么战斗力的,不过玩家也很难消灭原罪,毕竟这并非力量足够强就可以做到,而林泽也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不过从上次消灭嫉妒原罪的经历来看,他貌似可以不经由战斗而消灭原罪。

只是那是对沉眠中的原罪而言。

眼下林泽并不知道愤怒原罪有没有苏醒,如果苏醒了的话,实力又有多强,所以谨慎起见,他打算休整半天,至少恢复部分力量后再深入废墟寻找原罪。

将琳变回卡牌收起来后,林泽深深看了眼废墟,便转身离开。

暴走此时已从藏身处走了出来,循着气息,林泽很快找到了她。

“我没想到你真的成功了。”暴走神色复杂地望着向自己走来的林泽,“总而言之,你救了我一命,谢谢!”

林泽摇摇头:“先别急着谢我,最大的危险可还没解除,不消灭原罪,我们所有人都无法脱离这个世界,这里的感染幅度虽然不像贫民区那般巨大,但积少成多,长时间下去我们都得变成感染者。”

说到这里,林泽顿了顿,瞥了暴走一眼,沉声道:“甚至以你现在的状态,恐怕最多只能支撑两三天。”

暴走闻声露出苦涩的笑容,她的身体状况自己知道,的确如林泽所言,最多就支撑两三天的功夫。

“你有把握对付原罪吗?”

“两三成吧。”林泽沉默了片刻道。

暴走本来只是不抱希望地一问,没想到得到的居然是这个答案,不由愣了一愣,旋即仿佛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盯着林泽。

“你、你不会遇到过原罪吧?”

林泽瞥了她一眼,坦然承认道:“遇到过。”

暴走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问出口,神色变幻半晌,似乎在挣扎着什么,半晌后露出仿佛下定决心的神情,手腕一翻,掌心间多了一块鹅卵石大小,通体散发着柔和白光的方块,一伸手递向林泽。

“这是复苏方块,使用后能够瞬间治愈伤势,将身体恢复到全盛时的状态。”

小小的复苏方块一出现,一股神圣柔和的气息顿时充斥满了周围每一寸空间,林泽只觉体内能量极限消耗所产生的灼热感瞬间轻缓了几分,整个人浑身一轻。

他略带惊叹地看了眼复苏方块,没有接过,而是询问道:“这么珍贵的道具,你舍得给我用?”

暴走苦笑一声,说道:“我的主要实力来源于我的巨神兵生物机甲,如今它被罪裔破坏得近乎损毁,想要修复只能等离开这个世界再消耗积分来恢复,而复苏方块效果虽然卓越,却只能恢复玩家本身状态,对机甲无效,给你使用反而性价比最高。”

林泽释然,伸手接过复苏方块。

虽说如此,他并没有完全相信暴走的话,如果后者真是如她所说那般想法,那在他对付罪裔的时候就该拿出复苏方块才是,何必等到现在。

复苏方块虽然无法完全恢复暴走的实力,却能让她的身体恢复到巅峰状态,这样一来至少能在这个世界多支撑一段时间,对她而言无异于代表着生存的希望。

而此时之所以拿出来,无非是见识到林泽击杀罪裔后,对他的实力多了几分信心,这才打算搏一把,赌林泽能够消灭罪裔。

当然了,这里面或许还有几分报答救命之恩的心态在里面。

“这东西要怎么使用?”

“直接捏碎就行。”

林泽轻轻颔首,五指合握微微用力,顿时就听咔嚓一声仿佛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一股浓郁如若实质的蓬勃生机从他掌心爆发,瞬间就蔓延包裹住他浑身下上,形成一个虫茧似的乳白色光罩。

十多秒后,光罩轰然破碎,露出林泽已然恢复至全盛状态的身影。

感受着体内蓬勃涌动的灵元,他脸上露出一闪而逝的喜色。

虽然魂刀内的魂能还没恢复有些遗憾,但只要灵元和火焰权能在的话,他便至少还有七八成战力,应付圣人级以下的战斗足够了。

“谢谢。”他朝暴走点头道。

“不用客气,你还救了我一命呢。”暴走笑了笑,旋即恢复肃然神色,“你准备什么时候对付原罪?”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

“那你小心些,很抱歉,我现在没法和你一起战斗。”

“没关系,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先。”

时间紧迫,安排暴走藏好后,林泽便马不停蹄地回到教会的废墟上,凝神感受片刻后,身形一闪,转瞬来到一处堆成小山的石砾前,一拳轰出。

一阵震耳的爆鸣声过后,石堆消散无踪,露出了地下黑幽幽的洞口和阶梯。

林泽没有迟疑,立刻踏步走了下去。

地洞内是一条长长的阶梯,两侧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明明没有灯火,却不知从哪里来的光芒,将阶梯照耀得清晰通亮。

阶梯很长,大概走了有两分多钟,林泽才踏上坚实的地面,抬头望去,一间宽敞的石室映入眼帘。

石室约莫有篮球场大小,到处落满尘土,贴近墙壁的位置则是竖着一根根镌刻满诡异纹路,约莫两人合抱粗细的石柱,一共十六根,等间隔伫立着将一个四米来高的祭台环绕在中间。

这间石室的布置和之前嫉妒原罪所在的石室一模一样,正中间的祭台上同样有一朵血红色的火焰,只是颜色更深,鲜红欲滴,单单看着,就令人呼吸一窒,胸口忍不住一阵慌闷,仿佛火焰里头蕴含着大恐怖一般。

林泽深深吸了口气,迈步朝祭台走去,凝神戒备地踏上台阶,不多时就来到祭台上,定睛看去。

嫉妒原罪的外形是一头通体由火焰组成的火狐,而眼前的愤怒原罪同样是由火焰构成,不过外形却是一尊约莫20公分高,身着栩栩如生的精巧铠甲,手持赤红长剑的战士。

“这应该就是愤怒原罪了吧。”

林泽心中暗道,目不转睛地端详着火焰战士。

而下一秒,火焰战士陡然睁开双眼,露出没有瞳孔赤红一片的眼眸,定定注视向他,片刻后猛地低喝一声,挥剑向他攻来。

见状,林泽当即抬手,正想凝聚灵元反击,猛不丁胸口突然传来一阵灼热感,低头看去,左心口处居然钻出了一团血红火焰,在空中翻涌凝聚成一头火狐,噗通落在祭台上,旋即尖啸着迎头杀向了火焰战士。

嫉妒原罪!

林泽差点没失声惊叫出来,目瞪口呆地望着突兀从自己体内钻出的火狐与火焰战士厮杀成一团,火星四溅。

“怎么回事?我体内怎么会跑出嫉妒原罪来?”

林泽只觉惊愕难言,蓦地想起之前消灭嫉妒原罪时,似乎吸收了某种东西,难不成那就是嫉妒原罪?

嫉妒原罪该不会那之后就一直存在于他体内?

林泽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任谁突然知道自己体内多了点古怪的东西都不会觉得高兴,何况嫉妒原罪这种邪恶的事物,和定时炸弹几乎没什么分别。

“洛洛肯定知道这件事,可她为什么要隐瞒?”林泽心中飞快转着念头,越想越是不解。

而就在他沉思的期间,火狐和火焰战士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

与林泽初见的时候,火狐还一副衰弱不堪的模样,可如今却是生龙活虎,动作迅敏异常,与火焰战士战斗时完全压着对手打,不到短短一分钟,火焰战士就被咬断了一手一脚,整个被扑倒在地,喉咙落入火狐之口,被它咬着用力撕扯。

林泽回过神的时候,恰好见到火狐咬断了火焰战士的脖颈,伴随着一阵无声的哀嚎,火焰战士瞬间化作缕缕青烟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林泽只觉脑海陡然震了一震,整个人恍惚了刹那,之后便恢复清明,再定睛望去,连火狐也消失不见了,祭台上除了他以外空荡荡一片,仿佛刚才所见的都是错觉。

不过林泽却深知刚才的一切并非幻觉,嫉妒原罪的确是从自己体内跑出来的,现在多半又回到了原处,而且恐怕还要再加多一个愤怒原罪。

摸着胸膛,林泽站在原地沉思了半晌,却始终没有思绪,不由得暗叹口气。

“回去找洛洛仔细问一下吧。”

不管如何,能够如此顺利地消灭愤怒原罪,总归是件好事,这样一来,玩家们应该就可以脱离这个世界了吧?

林泽脑海中刚浮现这个念头,便觉眼前的景色突然模糊起来,下一瞬间一切都归于虚无。

......

再度睁开双眸之际,林泽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酒店房间里。

现实中依旧是深夜时分,透过窗户向外看去,东京繁荣辉煌的灯火夜景瑰丽无比,令人暗生赞叹。

而乔琪则是坐在林泽对面的沙发上,看上去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神色间略带疲惫,她几乎是同一时间和林泽一起睁开眼睛。

两人目光对上,齐齐沉默数秒,随后乔琪率先开口道:“是你干的?”

“是的。”林泽长长舒了口气,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乔琪脸上绽放出笑容,感慨地叹了口气,“又被你救了一次。”

顿了顿,她又继续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世界到底是什么地方?”

林泽正想说话,面前的虚空处陡然瀑流似的刷下一行文字。

【强制副本结束】

【副本奖励结算中】

【由于未知因素,强制副本发生意外变化,副本奖励结算方式变更】

【副本奖励重新结算】

【副本奖励结算完毕】

【玩家‘乌鸦’本次强制副本通关贡献度为61.22%】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