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完结小说网 > 抢救大明朝 > 第1366章 再见吧,土豪!
浦口市,东江码头。

鼓乐齐鸣,奏响了悠扬婉转的别离曲。似乎是别离的乐曲感动了上苍,蒙蒙的细雨也落了下来。细雨清风别离曲中,整齐的红衣兵正在默默上船。送别的亲人挤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发出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呼喊和痛苦。

这是生死离别!

因为正在上船的红衣兵都是跟随土豪王朱和壕去新洲大陆定居的新洲军户......不能说一辈子回不来,但是十五年之内,是不准许离开新洲大陆的——每一个上船的红衣兵都签了合同,十五年内不得离开规定的屯田之地。十五年后,他们的根都扎在新大陆了,还有几个人能不远万里回到大明和家人团聚?

再说了,他们就算回到大明,又能见到几个家人?

他们的家,早就在明顺战争中分崩离析了。他们的故乡,也再回不去了......

杜木兰、杜木棉、杜木心姐弟三人,这个时候也哭成了三个泪人,站在新洲号太平洋大帆船的甲板上,冲着远处送别的人群努力挥着胳膊。他们现在都是没有家的人了......四川省重庆府石柱县的户口没了,变成了绿色的合众国户口本。杜木兰、杜木棉两姐妹都属于朱和壕的侍卫营,所以是华府的户口。年纪最小的杜木心则要去大盆地定居,那可是真正的蛮荒之地啊!

根据去过新洲大陆的朱和壕的家臣们介绍,大盘地那里的肉夹馍是没有馍的,只有大块的牛肉......牛肉吃腻了就只能自己射鸽子吃了,哪里的鸽子太多了,如果箭术够高明,一准能吃吐了!如果吃腻了牛肉和鸽子,就只能去美州江里面钓鱼吃了。那条河里的鱼多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不用鱼饵也能把鱼钓上来。其中一种被称为美洲鲈(就是后世菜市场卖的鲈鱼)的鱼还挺好吃的。不过吃多了也腥......

总之,大盆地的生活是很苦的,得做好吃苦的准备!

在长长的延伸到长江江面上的码头上面,一对父子正缓缓走向新洲号。守在码头上的是大明侍卫军的官兵,看见这对父子走来,全都立正行礼。这对父子当然就是大明天子朱慈烺和合众国王朱和壕了。

今天是朱和壕离开大明,踏上万里东去之路的日子!

也许还是朱慈烺和自己长子的永别之日......

对于这个儿子,朱慈烺的感情实在有点复杂。这个儿子从小就显示出了非凡的才智,长大一些后,又表现出了很高的财商和情商,在讲武堂中的成绩也非常优异。更加难得的是他还有一个非常能干的娘亲,早早的就为他准备好了一笔巨款。

如果太子之位可以凭才能得到,在朱慈烺的儿子当中,能够胜出的无疑就是这位土豪儿了。

但是......朱慈烺是二十五孝子啊!

他怎么能不防着自己的儿子当中也出个一模一样的孝子?

而且朱和壕是绝对有可能成为二十五孝子的,他从小到大都是那种身边围着一群小兄弟的带头大哥式的人物——他是土豪嘛!而且又聪明,又会拉关系,长得还特别像大哥......这种人在讲武堂里有多少迷弟,用脚后跟都能想明白了。

朱慈烺如果把太子的位子给了他,那得有多少讲武堂毕业的青年军官成了他死心塌地的追随者?

而朱和幸就差远了,他就是那种走了狗屎运到大路货,不能说他有多差,但是摆在精英云集的讲武堂,觉得没有人会觉得他有多耀眼。倒是人人都觉得朱慈烺给他起的绰号“好运儿”很对......他就是运气特别好而已!

不过朱和壕直到丁玉英出现之前,都是有机会成为太子的。只要朱和幸真的到了让朱慈烺失望的时候,太子就得换人了。

可惜丁玉英这个太子妃太让朱皇帝满意,而且也让朱皇帝可以放心培养——一个寒门出身的太子妃是不可能去煽动讲武堂的精英们发动政变推翻朱慈烺的。

她的出身比那位叶卡捷琳娜可低多了,而且朱慈烺也不是彼得三世,朱和幸当然也不是彼得三世......

有了可以辅佐朱和幸的太子妃,朱和壕当然就应该离开大明,最好永远也别回来了!

父子俩都是人精,都明白这个道理,都不会点明说破......

“父皇,儿臣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朱和壕这时停住了脚步,新洲号就在眼前了,他扭头看着父亲,眼睛里含着泪花,“母妃就拜托父皇了......”

“知道了,”朱慈烺努力挤出一点笑容,“你娘亲一直是为父的宠妃,这几年因为政务繁忙,所以才稍有冷落......现在流寇已经基本平定,天下太平,朕也可以挤出时间多陪陪你娘了。”

朱和壕又道:“儿臣希望老二和老五可以转封到新洲......兄弟同心,一起开拓地盘。”

朱慈烺的五子是澳王朱和墺,他是皇后吴三妹的儿子。朱和壕不要自己的同母弟朱和圳,而要这位朱和墺,当然是为了抓一个“人质”在手里,好牵制一下吴三妹,免得吴三妹和吴阿珂联手对付自己的母亲。

朱慈烺笑着摇头:“不必如此......朕会把握好的,你放心吧!而且和墺还有好去处,不会去新洲的。稍后朕会把老二、老四都送去帮你。以后新洲大陆,就靠你们兄弟三人了!”

再一次得到朱慈烺的保证,朱和壕终于放心了,笑了一下,对父亲道:“父皇,儿臣一定不会叫您失望!”

朱慈烺点了点头,笑道:“就送到这里了......祝你一路顺风!”

朱和壕扑通一下就给朱慈烺跪了,然后就磕了几个头,道:“父皇保重身体,儿臣就此拜别!”

说完他就站起身,大步走向了新洲号。

......

朱慈烺目送长子上了新洲号,然后才转身向长江岸堤走去——因为东江码头是海船码头,而海船需要更深的吃水,所以码头伸向江心,通过木质的长桥连着岸堤。

岸堤上还有朱和幸、丁玉英、吴阿环、阿海、朱和坤、朱和圳、郑茶姑等人。他们都是来送朱和壕出远门的,现在个个都在掉眼泪。当然了,有人真哭,有人假哭。其中丁玉英就在假哭......而朱和幸则咧着大嘴嚎得挺伤心的,看着不像是装的。

“好运儿,玉英,陪朕回宫!”

看着新洲号和另外十余艘大帆船扬帆而去,朱慈烺就叫上朱和幸、丁玉英和自己共乘一车,同时又让吴阿环、阿海陪着郑茶姑共乘一车,一大家子人一块儿离开了码头。

“好运儿,玉英,你们准备好赴任天河了吗?”

在车上,朱慈烺问起了朱和幸、丁玉英去天河府的事儿。

“已经准备好了。”丁玉英回答。

“好了,准备好了!”朱和幸也说。

“你们准备了什么?”朱慈烺问。

朱和幸说:“儿臣从四川的石柱、丰都抽调了一批官员随行,还请调了一批近卫军的老兵。”

“你呢?”朱慈烺问丁玉英。

“儿媳妇从贾布斯行调了一批人,都是能办事的。”丁玉英道,“还和退隐的沈阁老见了面。”

调官、调兵、调商行职员,还和沈廷扬见面,当然都是朱皇帝允许的——这即是一次锻炼,也是一场考核。到现在为止,他们的表现还算中规中矩。

朱慈烺点点头,“好吧,朕知道了......你们也尽快启程吧!朕给你们一年时间,把那些流寇府兵户安排好就回来。记着,这是给你们两个的活,你们要同心协力的去办。”

te1808171